山寨春晚”有望在80余个网站直播

时间:2018-08-13 07:59:59

  2010年1月1日至1月3日,民间春晚剧组在北京soho尚都音乐广场进行了连续3天的节目选秀,视频网站“”率先进行了现场直播,这也是老孟为2010年民间春晚网上直播进行的预演

tags:
网站地址:

发布者资料: baihua


  2010年1月1日至1月3日,民间春晚剧组在北京soho尚都音乐广场进行了连续3天的节目选秀,视频网站“”率先进行了现场直播,这也是老孟为2010年民间春晚网上直播进行的预演。

  2009年12月,民间春晚拿到了北京当地文化部门颁发的“营业性演出许可”通知,这次“意外”转正让老孟和剧组成员着实高兴了一番。

  超级模仿秀:一只蚂蚁爬出洞来,调戏一头大象,嘴里含着一根吸管。蚂蚁是老孟(施孟奇,婚庆公司老板),大象是央视。看得出来,前者是个并不安分守己的家伙,这符合其个性特征——脑袋活泛,爱瞎折腾,还有些异想天开。“我的特长是策划,搞创意。”老孟如此标榜自己。

  去年叫板央视,举办“山寨春晚”,圆“草根”舞台梦,与央视春晚一样在除夕夜直播,迅速暴红的“山寨春晚”迅速沉寂,终究未能让大多数观众一睹其真容,受累于它那在知识产权领域为人诟病的“山寨”帽子,亦或另外一个讳莫如深的缘由。创办者老孟的“忽悠”招致“山寨”支持者的口诛笔伐。

  重整旗鼓的老孟携2010年民间春晚卷土重来,“山寨春晚”终于转正,却并未能平息支持者心头的怨怒。老孟自作主张的更名被视作是对“草根”精神的背叛,尽管前者有维持晚会运作下去不得已而为之的苦衷。疑虑陡然而生:现在的“民间”还是原来的那个“山寨”吗?

  2008年11月,北京开往郑州的火车上,一名尿急的老者激起了老孟等乘客对列车乘务员的不满——在距离到达站还有1个多小时车程时,列车厕所即被锁起,禁止乘客使用。人有三急,是可忍孰不可忍!拥有厕所的钥匙就是垄断!老孟恨恨地想,决定上网发帖曝光列车乘务员。列车杂志上迸入眼帘的“山寨”一词最终激发了他创办“山寨春晚”的灵感。

  在老孟看来,央视春晚也是垄断。这场国人春节的“精神盛宴”是国内唯一一场在大年三十晚上现场直播的晚会。向央视春晚叫板,办“山寨春晚”,圆“草根”舞台梦,与央视春晚同步直播,老孟为自己的创想兴奋不已。他久有举办春晚,让不能回家的“北漂”在一起过年的想法。

  上网发帖,面包车上贴标语“游街”,媒体蜂拥采访。短短一个月,“山寨春晚”暴红,创办人、总导演老孟俨然京城演艺界大腕。

  但随后,“被媒体捧到最高时突然掉下来”(老孟语),摔得七荤八素,“山寨春晚”横生变故。先是2008年12月27日老孟解约贵州卫视,盛传系网友反对“山寨春晚”被“招安”;继而合作网站陆续退出;此后关于“山寨春晚”的新闻报道逐渐平淡,电视媒体几乎只字未提。迅速蹿红的“山寨春晚”突然沉寂。

  在晚会的运作上,老孟的振臂一呼并未云集应者,看热闹的挺多,搭把手的没几个。“山寨春晚”剧组寒酸亮相,包括老孟在内的所有成员均非专业人士,个别人至多算“半个演艺圈的”,被人讥为“草台班子”。

  2009年除夕当晚,网友满怀期待地打开视频网站,找到的只是失望。“山寨春晚”网站上的公告称,只能通过澳亚卫视或登陆澳亚卫视网站收看“山寨春晚”。前一种方式对于国内大部分观众来说是个奢望,他们的电视根本没有这个频道;后者也因无法打开网页而宣告失败。“骗子”老孟被淹没在一片口水中。2009年下半年,老孟再次通过媒体为2010年“山寨春晚”造势,网上板砖横飞,有网友援引范大厨师的经典台词回击老孟:“忽悠,接着忽悠”。

  事实上,早在此前的2009年1月20日,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联盟就发出了《关于抵制“山寨春晚”节目网上传播的通知》,称“国家广电总局要求广播影视、网络等媒体自觉抵制低俗视听节目,不得传播未经国家批准擅自开办的春节晚会节目”,号召“所有成员单位共同抵制‘山寨春晚’节目网上传播,不链接‘山寨春晚’举办方网站”。该通知被网友转贴于论坛和“山寨春晚”网站,引来大量跟贴。

  广电总局此后接受媒体采访时否认封杀“山寨春晚”。2009年12月,广电总局社管司有关人士接受媒体采访时说,老孟“没有办理《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》,就在个别网络和电视台播出2009年‘山寨春晚’,有违规嫌疑”。该人士同样否认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联盟被授意禁播“山寨春晚”,只是因为“众多会员单位看了2009年‘山寨春晚’,认为无论思想性、艺术质量都比较差,才呼吁大家不要从互联网传播‘山寨春晚’”。

  至于“山寨春晚”改了名、节目质量提高后能否播出,上述人士没有正面回答,只是称“无论谁通过互联网、电视台播出晚会,都应遵守国家法律、法令。”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联盟的一些会员单位则明确表示,2010年如果老孟仍坚持使用“山寨春晚”的名称,视频网站仍然不会予以转播。

  针对上述广电总局人士的说法,老孟在接受信息时报记者采访时予以反驳。他承认没有办理视听许可证,因为他根本不需要办理。是电视媒体和视频网站在传播“山寨春晚”,只要他们有证就行了。就像写文章发表一样,只要刊登文章的报刊有出版发行资质就可以了,而无须作者本人也办一个出版发行证。至于说“山寨春晚”的节目“思想性、艺术质量都比较差”,老孟更不能接受,认为这是对方在未看节目的情况下作出的武断结论,是在“找茬”。

  老孟回忆,早在上述通知发出之前,电视媒体已经被要求不得再报道有关“山寨春晚”的新闻,“山寨春晚”与贵州卫视亦在此时被中断合作。上述通知发出后,他向网上传送“山寨春晚”视频,屡屡被删,最终被冻结账号。在网上搜索“山寨春晚”视频,或通过QQ传送“山寨春晚”网址,均显示“非法”。一直到2009年五六月份,情况才慢慢好转。目前,通过搜索引擎搜索“山寨春晚”视频,会迅速弹出相关网页。

  电视媒体和视频网站的退出让老孟陷入孤境,不过其本人和“山寨春晚”剧组并未接到相关“禁令”。老孟左右为难:“山寨春晚”还办不办?演员已经陆续赶来,商业赞助也已签定,只好硬着头皮往下扛。然而,接下来的遭遇是他和所有演员都未曾想到的。

  “山寨春晚”合作单位——北京某度假山庄在剧组及演员进驻后,态度突然发生变化,大幅削减了相关食宿供给。按老孟所述,山庄每天只为100多名剧组成员和演员提供两桌饭菜,仅能满足20人吃饭需求,并且规定“禁止加筷子”。他只好掏钱买盒饭,每天花费几千块。

  原先答应给的客房也取消,演员们只能住进山庄下属子弟学校宿舍,只有床铺,没有被子。老孟为此花了2万元买被褥,当时每间宿舍里都堆着半屋子棉被。演出结束后,剧组曾拉了一车回来,剩下的就没再要了。这些仅仅盖过几天的被子既无法送人也卖不出去,只能当垃圾扔掉,老孟心疼得直哆嗦。

  最郁闷的还是排练,演员在山庄的十多天里基本没彩排。“彩排室高兴给就给,不高兴就打发到会议室。”老孟回忆说,时值严冬,一些身体好的年轻人就在露天彩排,没有背景音乐;乐队的孩子练敲鼓,在鼓槌快要落到鼓面时就硬生生收住,目的是不发出声音——山庄打了招呼,不能影响周围客人的办公和休息。有的孩子生病了,家长鼓足勇气找到老孟,提出住宾馆,钱由自己来出,担心这样是否会给剧组的管理造成不便,让老孟既感动又惭愧。

  去年的确只有澳亚卫视一家转播了‘山寨春晚’,电视的收视率有多少他不好说,但网站到后来确实因流量问题而无法登陆——‘点击率达到5000多万,爆掉了。’

  ——澳亚卫视原执行总经理刘勇良于2010年1月中旬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披露

  2009年1月22日一大早,几部大客车载着演员们驶往北京三环的一家演播厅。头天晚上,老孟交代演员:“明天彩排,大家带上服装,还要化妆,演得认真点啊!”

  其实,当日的彩排就是为了录制节目,只是除了剧组成员之外没有人知道,连演员都瞒着。老孟称此举是“为了保密”,“因为没有办演出许可,怕有人捣乱。要是中途一停下来,那还不炸了锅?”他说。

  录播也要做出直播的样子来。不敢公开到网上征集观众,老孟提前给剧组每个成员分配了找人指标,以便控制人数。最终到场的观众不到200人,“主要是亲朋好友,信得过的”。现场很寒酸,每张桌子上摆了2瓶酒,2个苹果,一把花生。现场坐定之后,演播厅门口由武警把守,节目录制期间严禁人员进出。直到临近尾声,媒体才被通知前来采访。

  澳亚卫视承担了节目录制工作,这次合作之前鲜为人知。然而澳亚卫视的雪中送碳并未让老孟心存感激,反而让他一直耿耿于怀。后者对前者的不满在于:用一群专业人员,以一种业余精神,拍出了一部烂片。

  按照最初的设想,老孟本想用“自己人”来录制节目。在此之前,京城一些摄制团队找到老孟,提出愿意免费帮忙录制晚会。澳亚方面极力反对,坚持使用他们的人员,包括舞美、音乐、灯光等,并且要付费。对方一名负责人对老孟连唬带诈:“老孟我告诉你,你这个东西,你找的人能拍成什么样,我澳亚卫视不敢保证给你播出!”

  按老孟的说法,对方在录制过程中,“灯光该暗的时候反而用强光”、“该给的背景音乐不给”、“话筒声音要调高的不调”……“反正是给我搞得稀巴烂”,他大为恼火,却又不便当面发泄。据说现场演员也很生气,弄得有些演员都想骂娘揍人了,吃不好住不好演员并不在乎,最无法忍受的是演出搞不好。老孟对此一直心存愧疚,觉得对不起演员。

  现场有专业人士困惑老孟从哪里找了这样一群“活宝”,称认识对方录制团队中的一些人,其业务能力绝非在录制“山寨春晚”中表现出来的水平。最后的结论是:“对方很专业,但是不敬业。”老孟最终以3万元结束了这次并不愉快的合作。他承认,从行情来说,自己花的钱并不算多。但让他不爽的是花了钱却没有做出预期效果。

  澳亚卫视的摄制团队在此次晚会录制过程中表现出来的水准,让老孟至今无法理解和接受,尤其是这台晚会最终要在自己的电视台播出。澳亚卫视原执行总经理、2009年山寨春晚澳亚卫视摄制团队负责人刘勇良在2010年1月接受信息时报记者电话采访时,对老孟对澳亚方面的贬低表现得很不满,认为对方根本不懂摄制,完全是在胡扯。

  广电总局:“没有办《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》,有违规嫌疑。不播出是因为众多会员单位看后认为无论思想性、艺术质量都比较差。”

  老孟:我们根本不需要办证。是电视媒体和视频网站在传播,只要他们有证就行了。就像写文章发表一样,只要刊登文章的报刊有出版发行资质就可以了,而无须作者也办出版发行证。


最新评论

( 查看所有评论 )


声明

  • 本站提供网站模板镜像备份文件下载,本站不拥有模板的所有权。希望用户本着学习的态度使用,对于侵权行为,自行承担责任。